天津新书记李鸿忠面临四难题:如何重塑官场生态

  李鸿忠此番入津,天津的化工安全问题、经济结构问题、官场生态问题等等,都是其要化解的问题。

  天津代理书记、市长黄兴国被查三天后,9月13日中午,官方发布消息:李鸿忠任天津市委书记,不再担任湖北省委书记;黄兴国不再代理天津市委书记,免去其市委副书记、市长职务,按有关法律规定办理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现年60岁的李鸿忠,早年当过知青,1982年从吉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,进入沈阳市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工作,后任辽宁省委办公厅秘书、电子工业部办公厅秘书等职。

1988年,32岁的李鸿忠从电子工业部“空降”广东,挂职任惠州市副市长。

  1988年,32岁的李鸿忠从电子工业部“空降”广东,挂职任惠州市副市长。

  此后,李鸿忠在广东工作了19年,期间于2001年45岁时出任广东副省长,成为省部级官员,后又主政深圳4年,先后担任深圳代市长、市长、市委书记。

  2007年11月,李鸿忠调任湖北省委副书记,后先后担任湖北省长、湖北省委书记,至此番履新。

  上述履历表明,李鸿忠仕途履历和执政经验丰富,既在改革最前沿广东工作多年,又曾在内陆省份湖北担任过党政一把手,并且执掌过深圳这块改革的“试验田”。此番入津,天津的化工安全问题、经济结构问题、官场生态问题等等,都是其要化解的问题。

  化工安全

  国务院安委会指出的5大突出问题如何整改?

  去年发生的天津港“8· 12”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,暴露出天津在安全生产特别是化工安全方面存在的严峻问题。

  今年2月,国务院调查组发布了调查报告,认定这起事故是一起特别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,“有关地方党委、政府和部门存在有法不依、执法不严、监管不力、履职不到位等问题”。

  报告中特别提到了天津市委、市政府和滨海新区区委、区政府,“对有关部门、单位违反城市规划行为和在安全生产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失察失管”;还提到了天津交通、港口、海关、安监、规划和国土、市场和质检、海事、公安以及滨海新区环保、行政审批等部门单位,“有些负责人和工作人员贪赃枉法、滥用职权”。

  事故发生后,天津采取了一系列整改措施,还曾推出数次大规模检查。

  不过,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就在黄兴国被宣布调查的前三天,国务院安委会第四巡查组指出,天津的安全生产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。

  今年5月上旬至6月底,国务院安委会第四巡查组对天津进行了为时1个多月的安全生产巡查。此系天津港爆炸事故后,首次国家级大型检查。

  9月7日下午,国务院安委会第四巡查组向天津市政府反馈了巡查情况,指出天津在安全生产方面存在的五大问题。

  其一,有些行业领域的安全监管责任不明确;其二,有的企业负责人安全生产意识淡薄;其三,有些基层政府和部门安全监管执法不严格,一些重大隐患、违法违规行为长期得不到治理;其四,港口货物运输量大,特别是危化品运输频繁,安全风险较大;其五,基层安全监管专业人才和执法力量不足。

  国务院安委会巡查组指出的上述五大问题如何整改?化工产业在天津的工业结构中占比较高,怎样才能确保化工安全?

  官场生态

  如何以黄兴国为反面教材,全面落实从严治党要求?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虽然官方还未通报黄兴国所涉及的具体问题,不过,9月10日黄兴国被宣布调查后,天津市委连夜召开常委会议和全市领导干部会议。

会议强调,深刻吸取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的教训,“以此为反面教材,全面落实从严治党的要求,自警自省自律,管住自己,管住亲属子女,管住身边工作人员”。

  会议强调,深刻吸取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的教训,“以此为反面教材,全面落实从严治党的要求,自警自省自律,管住自己,管住亲属子女,管住身边工作人员”。

  到9月10日被宣布调查时,黄兴国入津13年,主政天津长达8年,特别是2014年12月以来,黄兴国代理市委书记、市长“一肩挑”。

  长期居要职的黄兴国,对天津到底造成了多大影响?怎样肃清黄兴国的影响?这对新任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来说是一个严峻任务。

  同样严峻的还有天津的官场生态问题。

  在黄兴国之前,天津有两名省部级官员落马,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、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,天津市原副市长尹海林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武长顺和尹海林都跟江苏省委原常委、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有牵连。

  被称为“最牛开发商”的赵晋,在天津违规开发了数个地产项目,武长顺被曝跟赵晋关系密切,曾“帮助”赵晋摆平了不少事情,他的亲属还跟赵晋合作;尹海林被曝为赵晋“保驾护航”,给赵晋擅改规划的项目“开绿灯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自2014年7月以来,天津城建系统(包括曾在城建系统任职)有多人落马,包括天津市河东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孙基刚(曾任天津市河东区建委主任),天津市委城乡规划建设交通工委原书记沈东海,天津市河北区原政协主席崔志勇(曾任天津市河北区建委副主任)等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早在2014年7月8日,中央第五巡视组向天津市反馈巡视发现的问题时,就曾指出,“天津城市建设领域腐败问题突出”。

  天津的官场生态,不仅是城建腐败问题。

  官方披露的信息显示,武长顺落马前胆大妄为到对抗中央巡视组的程度,2014年3月至5月中央巡视组首次巡视天津期间,武长顺曾滥用职权冒充中央领导办公室以给巡视组送书的名义,向巡视组施压。

  还有媒体曝称,武长顺与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有交集。

  杨栋梁在天津工作多年,曾任天津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。据报道,去年8月杨栋梁被查后,有关人员从其母家中取走了一个首饰盒子,盒中装有一枚估值在人民币20万元左右的戒指,这枚戒指被指是数年前武长顺所送。

  上述信息呈现出天津官场生态的一个侧面。

  如何重塑官场生态,实现风清气正?这也是李鸿忠面对的主要任务。

  此外,去年天津港事故发生后,天津市举办的新闻发布会,一度陷入舆论质疑。

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就曾发文指出,一些官员在发布会上的一系列不当言论,“我不清楚,需要问一下同事”、“相关单位没有参加这场新闻发布会”、“这不是我的职责”等,暴露出天津在舆情应对等方面存在的问题。如何提升官员素质,积极面对舆情,这也是官场生态需要改进的一个问题。

  经济结构

  如何调整产业结构,改变“化工围城”的局面?

  国务院调查组认定,天津港事故已核定的直接经济损失68.66亿元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对于天津的经济总量来说,68.66亿元并未造成巨大影响。

  2015年,天津的生产总值为16538.19亿元,比上年增长9.3%,GDP增速在全国排在31个省区市中第四位。今年上半年,天津GDP增速9.2%,在31个省区市中仍排在第四位。

  可见,目前天津的经济发展形势平稳。不过,作为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,天津的外贸出现下滑,2015年,天津外贸进出口总额1143.47亿美元,下降14.6%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天津港事故折射出“化工围城”之痛。

  化工产业一直是天津八大支柱产业之一。早在2011年,天津滨海新区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炼化一体化基地之一,也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炼油及深加工基地。滨海新区统计局发布的《2014年天津市滨海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产业结构中,滨海新区的工业产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63.1%,而石油化工产业占工业的半壁江山。

  根据规划,到2020年,滨海新区的石油和化工产业产值规模将达到1.2万亿元,占新区工业的29%左右。

  如何调整产业结构,改变“化工围城”的局面,这是天津经济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  “政事儿”发现,由于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GDP增速,天津一度被指是一座“虚富”的城市。

  中国经济研究院连续多年发布31个省区市的GDP含金量(即单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,反映了民众分享GDP蛋糕的大与小)排名,结果显示,2012年、2013年,天津都排在最后10名之列,2014年则排在了倒数第一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去年,天津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GDP增速的局面,并没有改观。去年,天津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8.2%,在全国仅排在第22位,落后于其他三个直辖市,而去年天津的GDP增速则达9.3%。

  怎样提高居民收入水平?使人均可支配收入跑赢GDP增速,让百姓更好地分享改革红利?这也是李鸿忠要解决的问题。

天津新书记李鸿忠面临的四道难题

  京津冀

  怎样下好京津冀协同发展这盘大棋?

  2014年2月26日,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,专题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,就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打破“一亩三分地”等七点要求。

  此后,如何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,是京津冀三地的重要任务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目前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处在关键阶段,近来,不少学者都在讨论京津冀产业如何融合发展的问题。

  前不久,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等单位,主办了国际城市论坛京津冀协同发展2016年会。天津商业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周桂荣在会上表示,京津冀三地产业正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,产业的同质化严重导致了三地的竞争大于协同。

  周桂荣建议,构建区域利益共同体,实现区域分工竞争的均衡。例如,北京的产业结构升级应着重在科技创新引领服务经济方面;天津的产业结构升级则是进一步加大第三产业发展的力度,同时深化重化工业的技术改造升级,提升高新技术产业的占比,实现工业产业技术高端化。

  其实,除了产业,京津冀协同发展还有医疗合作、交通规划等多方面问题,怎样跟京、冀合作互动,下好京津冀协同发展这盘大棋,这也是李鸿忠面对的重要任务。

  “政事儿”撰稿:新京报记者王姝 校对:郭利琴